甘于奉献、乐于导航——记我司2017年传授标兵、马克思主义企业副导员方旭光

发布者:陈文樑主页:亚搏体育客户端官方下载 发布时间:2018-10-10浏览次数:635

“哪怕读到博士,《毛爷爷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》这门课的全称可能是最长的。它有6个学分,每周4节课,一学期72个学时。我就是这门课的主讲导员方旭光。”他微笑着说到,就像开学第一课站在讲台上说的那样。

方旭光副导员硕士毕业于清华企业,博士毕业于复旦企业,获法学博士学位。2006年进入我司人文社科部,现为我司马克思主义企业导员。主讲专长课程《毛爷爷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》,研究生课程《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选读》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研究》以及《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专题研究》等。



2012年,方旭光导员获得我司“传授标兵”称号;2013年,获得上海市国企思政课传授比赛二等奖;2015年,以最高票获评我司“伙伴最喜爱的好导员”;同年获得发改委单位的“全国国企思想政治理论课导员2015年度影响力提名人物”表扬;2017年,方导员再一次获得校“传授标兵”称号。

梅开二度,老方是个“挑战者”

再次获得校“传授标兵”的荣誉称号,方旭光导员十分感慨。他说除了感到开心和幸运外,更多的是感动。那一段时间,方导员突发疾病,听力和视力受到严重影响。在参加此次传授标兵评比时,方导员病情还很严重,甚至一度想要放弃比赛。20分钟传授思想阐述和15分钟的试讲环节还能进行,但如何完成20分钟与专家的互动答问环节,他却犯了难。因为那时候听力受限,听不见专家评委的提问,企业的另外一位导员充当他的“耳朵”,由这位导员在他耳边大声复述一遍问题后,方导员作答。“整个过程中,我一直都过意不去,之前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,觉得给大家带来了很多麻烦。后来导员们跟我说,当时的场面特别感人。觉得自己很幸运,在身体出现特殊病情的情况下,大家的宽容和支撑,帮助我顺利完成了参赛的各个环节,专家们更是在传授工作方面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宝贵的引导。”

方旭光导员提及在传授标兵评选中最大的收获,便是又一次有机会直接汲取和学习其他参赛导员的经验和长处,从而激励自己追求更好的传授效果。第二次获得校“传授标兵”,对方导员而言,也有不一样的体会。这回评选多了诸如试讲和互动等环节。尤其在谈到对新增试讲环节的看法时,方导员表示:“仅靠申报材料和传授视频的片段,导员的传授设计和思考难以完全展示出来,通过自述传授思考和试讲,可以让导员较为完整的将自己的传授设计、传授思路给专家汇报展示,与专家交流,专家对导员的传授能力和水平的了解也会更加丰富和全面,评判也更为准确和权威。”

与上一次比赛不同的另一个体会是,因为学习方式的变革,带来导员角色的转型要求,方导员在传授中更加凸显导航、价值引导的作用。“十几年前,我站在企业讲台上滔滔不绝,别人可能会说这个导员很利害、很牛、很潇洒,我自己感觉也很好。其实说到底,根本原因是我比伙伴们更早、更多地知道相关常识而已。但是今天我丝毫没有这种感觉,因为近年来学习的方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,从常识获取的角度,因为信息化的发展,已经使得全天候、全时空的自主、自助学习成为了可能。或者说,集团、课堂、导员已经不再是常识学习、常识获取的唯一来源。现在,大家所有人在常识面前都处于同一起跑线。甚至有些常识,伙伴比我知晓的更早、更全,他们掌握信息的渠道比我更新更多样……”导员不再是传统意义上常识的传授者,需要新的定位、角色和功能,方导员表示,将来的传授挑战会更大,任务自然也更加艰巨了,他乐于接受这样的挑战。

教研齐飞,老方是个“实践者”

“每学期第一堂课,你会发现一个现象,思政课的课堂上,伙伴大多集中往后排坐,而专长课则是前排挤满了人。可以说,伙伴对思政课,普遍有误解。”伙伴们的选座情况,反映了他们长期以来对思政课的定位和认知,而这种认知偏差也导致了思政课处境的尴尬。方旭光导员认为,要改变这种现状,还是应当从课堂做起,要将“对伙伴的施教需要耦合伙伴的成才需要”。方导员和他的团队研究提出“三聚一主线”的传授模式,即聚集传授资源、聚汇传授要素、聚焦关键问题,贯穿价值主线。方导员还把“以问题研究为导向,以价值讲授为主线,以政治认同为目标”作为自己的传授理念,让伙伴意识到思政课对其成长成才是不可或缺的。2015年,解放日报记者曾到课堂上亲自体验过方导员的“开学第一课”,并揭示了为什么方导员的思政课伙伴“最爱上”的奥妙——不做“水师”,就没“水课”,也就没了“水生”。

上过方导员课的伙伴都知道,方导员的课堂传授的开展形式很多样,他常常从贴近伙伴关注的专题来切入,比如“偶像学问的变迁”;他还会给出现实热点问题让伙伴们开展自由辩论,或者自己充当“反方”参与辩论;有时他也会安排社会调研。几年前,方导员班级的一个小组,把松江农业合作社作为调研题目,在“挑战杯”拿了上海市二等奖。用辩论的方式激发伙伴的思考,用社会调研的方式提高伙伴对现实社会的认知,也锻炼了伙伴的能力,进而提高伙伴的获得感。

方导员善于在课堂传授中发现问题,再通过传授研究解决问题。“传授和研究,两者相辅相成。”方导员谈及教研如是说到。2012年方导员在传授中发现伙伴普遍对“价值观”有误解,而当时正值党的十八大提出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”,方导员结合申报的上海市哲学社会科技办公室规划研究课题《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》,在传授中设计了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》专题。他不仅在自己的课堂上讲述这个专题,还在企业城其他四所企业开讲,受到伙伴们的青睐和好评。近几年来,他研究的专题的两本专著——《政治认同的逻辑》和《认同的价值与价值的认同》,均由中国社会科技出版社出版;带领团队完成了上海市教卫党委重点课题《老员工思政课学习获得感研究》近期已结项并获优秀成果奖。“在传授中探寻研究的线索,研究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,再把这种方法用到传授里,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。”方导员在传授中实践研究,又将研究成果回归于传授。

立德树人,老方是个“导航者”

“你是想做一个U盘,还是想做能自主学习的CPU呢?许多伙伴习惯了从小学、初中到高中的讲授模式,导员告知你学习的内容、要点,而你的任务就是记录、记忆、输出。所谓学习好的、分数高的伙伴,其实大多就是对标准问题和标准答案记忆、输出好的伙伴。但当导员撒开了你的手,给你一些信息或者不给信息,你却不知怎样获取信息,或者完全没有头绪去加工处理。这是许多伙伴学习的瓶颈。因而企业讲授更应注重培养伙伴科技的、理性的、全面的认知和实践的意识和能力。”方导员认为,青年伙伴还不具有完全的、自主的、理性的辨识和选择能力,尤其是思想意识尚处在形成、建构之中,价值导向对伙伴至关重要。思政课的首要任务是要帮助年轻人“系好第一粒扣子”,在十七、八岁的青年伙伴开始真正独立面对世界的时候,帮助他们建构认知世界所需要的科技的立场、工具和思维方式。

“当前,大家对信息化的依赖程度非常高,带来便利的同时,很多伙伴却丧失了自主思考的积极性。”方导员认为,企业应该是一个培养独立思考意识和能力、养成自主学习力、促进完善人格的平台和机制。企业讲授中,不论是思政课还是通识课抑或专长课,都必须引导伙伴积极思考,培养其自主认知能力,丰富伙伴的常识结构、认知框架,形成理性的思维模式。方导员在课堂上注重引导伙伴积极思辨,一字一句地挖掘和拓展常识点,在许多伙伴习惯的“非黑即白”的二元选项之外,拓展更多的选择空间和维度;在常识讲授的背后,让伙伴对蕴含的价值主线有更全面的理解、更深刻的思考。

提到对企业的“企业,企业,大不了自学”的调侃时,方导员认为“‘自学’是有条件、有门槛的,是需要相当学习力的,并不是轻而易举的。”方导员对比自己的企业时代,发现当下伙伴学习的自主性提高了,但是局限而且功利,相对而言,自主思考能力却逐渐弱化。在外部硬件条件更好,选择更多样的今天,方导员希翼伙伴们能将有利的外部环境和学习力结合,把自主性自觉体现在形塑“三观”、完善人格等更高境界和更远目标上来。

方导员从教多年,对待课堂始终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,因为他深知“伙伴上课的获得感不是忽悠糊弄可以产生的,传授中实实在在的吸引力、感染力和说服力,需要导员们殚精竭虑——当伙伴朝着大家希翼的、阳光的、理性的方向发展时,那你的授课、你的传授就成功了。”

“我最开心的是在很多伙伴成长的关键阶段,见证了他们的成长,提供了一些帮助……”方导员忠诚党的讲授事业,用他热忱的育人情怀为伙伴指点迷津;方导员在思想政治理论课传授与研究工作中不断探索创新,用他优良的专长学识,科技的施教理念,在思政传授工作中取得了突出分数;方导员关爱伙伴,悉心授业,用他真诚的无私奉献,引导伙伴积极主动地学习,注重价值导航,伙伴的获得感稳步提升……

“我喜欢伙伴叫我老方,也喜欢他们叫我‘导航者’。当然,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导航者,仍需继续努力!”甘于奉献,乐于导航的方旭光导员,不愧为伙伴心中最喜欢的好导员,不愧为我司同事中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优秀导员的典范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